绫绡绮

只写喜欢的

熊梓淇和彭昱畅在一起已经挺多年了。

虽然说两人不能公开,私下恋爱也是如胶似漆,但是熊梓淇显然也有自己的想法。

我家彭彭聪明又可爱!当然要带他回家过年啊!

但熊梓淇一贯的属性就是怂,尤其是在小男友面前,也不敢直接就把人拐走。

就只好小心翼翼地试探彭昱畅的口风。

熊梓淇:彭彭啊,你知道我们东北老家风景可美了吧。

忙着打游戏的彭昱畅:哦是吗

熊梓淇:我们东北的炕可好了,又舒服又暖和。

跟队友呐喊着吃鸡的彭昱畅:怎么了,家里的床也是又大又舒服啊

熊梓淇祭出绝招,靠在彭昱畅耳边。

“你知道吗?新姑爷上门,丈母娘会天天做酸菜炖大鹅招待他的。”








彭昱畅放下了手机。

手机里不甘心地发出游戏没结束的声音。

彭昱畅眼睛都亮了。

抓着熊梓淇的袖子:“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熊老师:所以我前面说这么多有什么用?

【SCI谜案集/瞳耀】动机不良(二)

        白羽瞳不是第一次见展耀,三个月前展耀来装修时打过照面。

        只是那天刚好赶上出任务,楼道上光线昏暗,白羽瞳只停留在对方很高的模糊印象上。

        没想到今天让他看了个彻底。

         展耀翻墙倒柜也没能给他找出一双拖鞋来,又不好让白羽瞳穿着鞋在屋里走,毕竟可是他花了一整天才拖好的地。

        不容易啊,我都佩服我自己。展耀在心里给自己竖起大拇指。

        他把拖鞋让出去,赤脚踩在地板上,白皙的脚腕在白羽瞳面前晃着,搅乱一池春水。

        “还是你穿着吧,地上凉。”他从包里拿出从法医那里抢走的鞋套,隔开鞋底和地面。

         “那我去做饭!”展耀穿过客厅,摁开厨房的灯。

        更像猫了。

        白羽瞳就站在他身后,觉得自己的眼光实在是很不错。

        房子四面的墙都漆成淡蓝色,书架上的书塞得满满当当,但随处可见的地方还是散落三两本。

        看起来倒和展耀这人风格一致。

        他取下架上的一本书,翻了几页全是晦涩难懂的语言,白羽瞳向来对这些头痛,封面上醒目的书名下赫然印着“作者:展耀”几个字。

       是个作家吗?白羽瞳心想。




        厨房传来“嘭”的一声打断了白羽瞳的思考,展耀举着锅铲灰头土脸地跑出来。

         “怎么了?”白羽瞳吓一跳。

        展耀一脸“这事跟我没关系”的表情:“我刚才想跟你说我不会做饭,可能是油温太高,起火了,我想用锅盖把火灭了,结果锅盖摔地上了。”

        他脸上都沾了不明物体,还在跟白羽瞳打包票:“你放心,我已经把火势控制住了。”

        白羽瞳目瞪口呆。

        他刚想开口说什么,隐约就闻到一股焦糊味,有种不好的预感。

   
         “展耀......”

         猫眼睛看着他:“嗯?”

         “你关火了吗?”

         展耀拔腿就往厨房跑,白羽瞳赶紧跟上。

         “卧槽!”两个人同时发出惊呼。





        等到两个人终于完成拯救厨房的大业,白羽瞳真的前胸贴后背了。

        连调戏美人的心思都没了。

        好在展耀对自己的厨艺有自知之明没打算做出什么来,提前点了两人份的外卖。

        外卖摊在桌上,白羽瞳也顾不上什么形象,开启疯狂吸入模式。

        他拿着一个鸡腿正要下口。

        坐着对面的展耀慢悠悠地开口,用了明确的肯定句。

        “白先生,看来你是想泡我。”





——TBC

【SCI谜案集/瞳耀】 动机不良(一)

        白羽瞳要崩溃了。   

        他下班回来都快饿死,还被不知道哪里来的车占了自己的车位,警卫打电话找到车主都快过去半个小时。

         “怎么回事?人还来不来了?”白羽瞳被折腾得耐心全无。     

       他住在这儿也有几年,警卫知道这位警官也不是好对付的,连连道歉:“这人今天刚搬进来,我们也不知道他会停在这里......”      

       他话还没说完,白羽瞳余光瞥见一道身影向他们冲过来。     

        下意识的反应,白羽瞳瞬间抓住男人的手臂,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流过他的手。     

        这人体温好高,这是白羽瞳的第一个反应,下一秒他就看到男人未干的头发随意散落着,是水珠滴在他手上,看样子刚洗完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把车挪开。”男人很不好意思对他笑。   

         白羽瞳眼珠一转,打定新的主意,再次覆上男人的手腕。      “不用麻烦了,在这等我,觉得不好意思就做顿饭给我吃吧。”   

        突然就被委以重任的人吃惊地瞪大眼睛:“啊,可是我不会......”    

       白sir把话丢在身后,生怕男人拒绝,开着车飞快地溜了,不知道这样草率的决定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手上握着粗糙的方向盘,但白羽瞳还感受到留在指尖的灼热的温度。     

        他感到口渴,舔一圈唇,想到刚才看到的场景。  

        湿发、衬衣解开扣子若隐若现的锁骨、白皙的手腕。 

        白sir拉开领带按下车窗,觉得车里实在是很热。    







        他转回原地的时候,男人果然还在那里。

        真乖,跟猫儿似的。    

        白羽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想法,眼神越发复杂。     

        可惜男人没察觉到,就被白羽瞳搂着肩膀带着走了,脚步跌跌撞撞的,差点扑进白羽瞳怀里。     

        “还没请教你的名字?”白羽瞳一挑眉。  

 
         “哦哦哦哦哦哦,我是展耀。”      

        “你家几楼啊?我快饿死了。”白羽瞳的语气简直像在撒娇。       

        他在试探。      

       被试探的当事人仍然没有任何察觉,走到一扇门前站定。       

        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这就是我家。”    

 
        白羽瞳看着楼层号,表情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老鼠。       

        卧槽!这不是我家楼上吗!






——TBC

她总是喜欢穿着他的衬衣。

黑色的。

没吹干的头发随意地搭在肩上,水珠顺着她的锁骨划到他抚摸过的每一寸皮肤。

这些都是他的,留着他的印记。

肌肤、皮囊、衣服,这个女人,里外都是他的。

这一夜属于他。








“我记得你握我的手时留下的温度,记得你受不了的时候在我背上划过的红痕”


“但我无法记得你,无权记得你”

sunnee!不要再说自己没成功过了。

你是那么认真又努力的女孩子啊!

站上舞台,聚光灯已打好,

请前行吧,请一往无前。

以后要做甜蜜的梦呀!

森林木Vv:

各位老师辛苦啦!比个心❤祝我们小王子拥有属于他的玫瑰和糖果~ 

陈果儿:

苔苏玫瑰与丞年礼」终章

    
随着最后一首送予小王子的诗歌朗诵结束,成年礼也完美的落下帷幕。
本来含苞待放的苔苏玫瑰仿佛也听懂了来自精灵的号召,在此时纷纷绽放,露出自己独一无二的美和诱人迷醉的香。
十七岁的小王子即将变成回忆,十八岁的小王子在前方拿着永远芬芳的苔苏玫瑰,朝着我们暖暖的笑。

   
至此,感谢所有观看小王子成年礼的丞坤女孩儿,谢谢各位的支持💗
最最最要感谢送上每一份珍贵礼物的老师们,谢谢各位这么久以来的努力,真的辛苦了!

    
以下,是我们送给小王子的「礼物清单」:

    
     
   
0:00

「他在等待着邪神慢慢长大,恢复,而后再将自己重新献祭,来助他再次成为逐渐苏醒的古神众之首,再次登顶整个世界。」

——@銀魚罐頭 《深渊海

   
   
1:23

「于是他笑着靠进范丞丞的怀里,低下头还有点不好意思,“虽然现在不用戴在手上,只是拿着就好,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当着全世界的面亲自将戒指戴在你手上的。”」

——@淮 《Falling

  
   
2:20

「丞丞,你看我收集了这么多橙子味的棒棒糖,能不能换来一个真的你?」

——@森林木Vv 《绅士需要棒棒糖

   
    
3:52

「小医生没说话,捂着嘴笑得开心,外面的霓虹灯打在小医生脸上,感觉像个小精灵。范丞丞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摸小医生的头发。吓了他一跳。」

——@三十日诗人 《我的咪咕酱怎么了

   
    
4:00

「我从来都喜欢你,我在等你长大。」

——@绫绡绮 《年龄差

   
   
5:20

「这时外边的钟叮叮当当的敲响,也不知是谁的主意,有烟花升上了天空,变成了一个个美丽的图案。十二点了。」

——@陈果儿 《成年礼物

   
    
6:16

「“不会的,如果是太阳拐走月亮的话,星星是不会生气的。星星会想,这个月亮好幸运啊,可以被太阳给拐走。”」

——@凉苡年 《我范丞丞想拿驾照

   
    
07:12

「小孩像是被保护在象牙塔里的小天使,无忧无虑的长大了。」

——@爱福蔡蔡 《哥哥

   
   
08:02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大漠孤烟 《无意勾引

   
   
09:21

「蔡徐坤直到范丞丞去了机场也没说出口,关于他想永远记得他,才不要去了解什么狗屁洗纹身。」
——@芒果 《Play Me,I'm Yours

   
    
10:00

「今晚的星星和月亮都像你,雪不像你,雪要落到地上,你该呆在天上。」

——@守夜人 《a toi

    
   
11:00

「他那时候想,如果真的有一见钟情,德古拉就应该拐走单纯的玫瑰精灵,然后抢走他的玫瑰,又调皮的当成礼物送给他。」

——@青谷凉橘 《玫瑰人生

    
     
12:00

「是个很长的吻,冰淇淋都化了,流在手上,又失手掉到地上,黏腻腻的一摊。」

——@阿哥Ei 《您有事儿吗

   
   
13:14

「或许我也形容不上来,那是神仙坠入凡尘的味道,像是一块颜色清澈的美玉掉入布满灰尘的角落中一样,令人惋惜。」

——@尚归荑 《妖精,哪里跑?!

   
   
14:21

「他的声音兑了桂花蜂蜜,甜得和盛夏的水蜜桃一样,汁水颇丰。」

——@红酒渍 《海盐焦糖

   
   
15:10

「“我不喜欢哥哥总和别人在一起。”」

——@我劝你更新 《点到即止

   
    
16:06

「他哥现在身上的味道又变了,他这下形容不出了,于是只能说,那大概是爱情的味道了。」

——@浪漫鬼. 《味道

   
   
17:20

「暖橘色的床灯映的少年的面孔都带了几分柔软,看向他的小哥哥的眼睛宠溺地快要溢出来。」

——@Oo_MILK 《催稿进行时

   
   
18:16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会闻到对方身上莫名的味道,并对此记忆深刻,即使岁月流逝,渐渐模糊了当事人的面貌,气息会依旧如新。」

——@ayo 《那个人可是我哥哥

    
   
19:09

「“不然,把你送给我吧。”」

——@水果软糖 《十一点五十八

   
    
20:00

「范丞丞知道他同蔡徐坤的故事不会停歇。因为,他要拉着蔡徐坤的手走好多个百年。」

——@奶茶爆甜 《偏爱

   
   
21:00

「在这里,你是自由的。」

——@_Haylee_kkk 《范丞丞今天成年了

   
    
22:00

「天台上的风明明刮的很冷,但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却甜的发热,温暖了彼此这几个月来饱受历练的心。」

——@火烛Fire 《我好喜欢你

   
   
23:33

「“他这时什么都不想想了,只是扑过去紧紧抱住了他的小王子。”」

——@陈果儿 《摘枝玫瑰放在床头吧

   
To Be Continue...💗

   
文案/陈果儿
图/青谷凉橘

「丞年礼/4:00」年龄差

上一棒: @三十日诗人 💕

 

 

 

 

 

范丞丞不喜欢别人说他年纪小。

 

大家都知道这一点,也不会在他面前提。范丞丞虽然年龄不大,心智远比同龄人成熟,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他往往是照顾体贴的那一方。

 

唯一这样说过的人,是蔡徐坤。

 

然而范丞丞被说时根本毫无反应,抛弃了一切原则。

 

蔡徐坤就是他的原则。

 

 

 

 

 

范丞丞和蔡徐坤认识了十多年。

 

那时候范丞丞还小不会走路,被母亲抱在怀里熟睡,蔡徐坤对小孩子好奇,凑上去看,小孩子睡觉时还吐泡泡,有趣得很,蔡徐坤忍不住伸手去戳他的脸。

 

触感太好了,皮肤又滑又嫩,蔡徐坤突然有点移不开手。

 

范丞丞在一阵抚摸中醒来,张大嘴准备发起哭功,一个小哥哥正盯着他,即将到来的哭声就被收了回去。

 

小孩子是最能感觉谁喜欢自己的,得寸进尺地“咿咿呀呀”要蔡徐坤抱抱,蔡徐坤也只比他大两岁,得到允许后小心翼翼地抱起肉团子。

 

是的,范丞丞小时候胖乎乎的,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在范丞丞所有的记忆中,除了家人,没有比蔡徐坤更温暖的怀抱。

 

 

 

 

 

范丞丞对蔡徐坤的称呼永远是坤坤哥哥,没人那么叫过蔡徐坤,就是范丞丞一个人独有的,他心里得意,越发喊得殷勤。

 

蔡徐坤很努力,成绩优秀,一直是老师喜欢的学生。

 

爸爸妈妈总是提起他的坤坤哥哥,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一般这样的人都会被同龄人不高兴,但听在范丞丞的耳中全是欣喜。

 

他喜欢的,是这样优秀的人啊。

 

范丞丞没告诉任何人,他以蔡徐坤为榜样,努力想和他并肩。

 

 

 

 

 

蔡徐坤知晓过他秘密的心意。

 

是在他即将高二的那年夏天,蔡徐坤已经毕业,书和试卷一本也没丢,搬到范丞丞家里去,让他能在假期里提前预习。

 

家里大人暂时出了门,蔡徐坤有范丞丞家里的钥匙,怕打扰就没敲门。

 

屋里很安静,范丞丞似乎在卧室,蔡徐坤推开门的时候发现他正趴在桌上熟睡,怕他着凉,蔡徐坤打算找件衣服给他披上。

 

一片寂静中,范丞丞的梦话格外清晰。

 

“坤坤哥哥......”

 

他好像做了不好的梦,一下子被吓醒:“坤坤哥哥!”

 

蔡徐坤没来得及去深思,本能上前抱住范丞丞,手搭在背上有一片湿,看来范丞丞真的吓得不轻。

 

刚醒来的人思路都不清楚,被抱住的人拥抱的更紧,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蔡徐坤难以形容当下的情绪,他无从知道范丞丞做了什么样的噩梦,无意间却撞破了什么大秘密。

 

范丞丞对他有不一样的感情,蔡徐坤几乎可以认定。

 

蔡徐坤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扳过范丞丞的肩膀:“丞丞,你还太小。”

 

他没把话说太明白就快步走了出去,他知道范丞丞能懂他的意思,怕自己多停留一秒心软,留下范丞丞一个人待在房间。

 

人都走了很久,范丞丞才不甘心地自言自语。

 

“可是,我还没告白呢。”

 

 

 

 

 

假期很快过去,蔡徐坤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学校。

 

临行时范丞丞去送他,差点哭出来,蔡徐坤抱着他,“丞丞你怎么了?”

 

范丞丞声音闷闷的:“你学校好远......”

 

火车的时刻快要到点,范丞丞听到他在耳边说。

 

“我等你。”

 

 

 

 

 

蔡徐坤的学校太远,来往一趟真的很不方便。

 

范丞丞进入高二也是紧张期,他记着蔡徐坤说的等他的话,每天不到十二点不休息,留给他的资料都要被翻烂。

 

两人见面的机会锐减,范丞丞基本只能从母亲那里打听到一点消息。

 

一旦学习认真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快。

 

离高考还有一百天的时候,范丞丞接到了蔡徐坤的电话。

 

“坤坤哥哥!”他听到蔡徐坤的声音就很开心。

 

“紧张吗?”蔡徐坤问他。

 

他点点头,才想起蔡徐坤看不见,捏着电话线:“很紧张。”

 

“别怕,我在呢。”

 

一句话就让他心跳如擂鼓。

 

 

 

 

 

考完试不久就是范丞丞的生日。

 

他和朋友约着唱歌,切蛋糕庆祝他终于成为大人,但他心里想的那个人,此刻仍在千里之外,对此一无所知。

 

想到这一点,他的心情低落下来。

 

一旁的人提醒他:“丞丞,你的手机响了。”

 

他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急忙拿出手机,看到显现的熟悉的号码。

 

是他的坤坤哥哥。

 

“丞丞,生日快乐。”蔡徐坤停顿了一下,“出来收你的生日礼物好吗?”

 

范丞丞隐约猜到了什么,但当他真的看到蔡徐坤的时候,表情还是震惊。

 

 

 

 

 

 

 

他像从前那样跳进蔡徐坤怀里,蔡徐坤接住他。

 

“你怎么回来了?!”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快活。

 

人都在怀里了,不正是该述说心意吗?

 

“终于等到你长大了。”猝不及防的吻落在范丞丞唇上。

 

“以后一起做梦好吗?”

 

他发誓,坤坤哥哥说的是全世界最动听的情话。

 

 

 

 

 

我从来都喜欢你,我在等你长大。




下一棒: @陈果儿 💕

616怎么还不来?等不及了QAQ

森林木Vv:

来来来 丞年礼了解一哈!

陈果儿:

苔苏玫瑰与丞年礼
送给范丞丞十八岁的二十四份贺礼。

    
六月一个静谧的夜晚,王国里的小精灵还在忙碌,小信使转转悠悠来到您的窗户前,轻轻地敲了敲玻璃,从窗缝塞进一封邀请函,上头还别着一支灿烂动人的苔苏玫瑰。
打开一看,原来是要邀请您参加尊贵的小王子的成年礼呢。到了那一天,王国内的诗人和乐手都会纷纷赶来,一起谱写悦耳的篇章,只为给小王子送上一份属于他的礼物。
您是否愿意,在六月十六日那天随着这位送来苔苏玫瑰邀请函的小精灵,一起参加小王子成年礼的宴会?

   
我们总希望我们的小王子慢点长大,大人的世界那么乱,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
也幸好,小王子身边有株守护他的苔苏玫瑰。

    
六月十六,诚邀所有丞坤女孩和我们一起,享受一场关于“成年”的文字盛宴❤️。
在每一个特定的时间,由我们的太太老师们,送上一个“丞年礼”:

    
🚔0:00 @銀魚罐頭 
🚔1:00 @淮 
🍘2:00 @森林木Vv 
🍘3:00 @三十日诗人 
🍘4:00 @绫绡绮 
🚔5:00 @陈果儿 
🍘6:00 @凉苡年 
🚔7:00 @爱福蔡蔡 
🚔8:00 @大漠孤烟 
🚔9:00 @芒果 
🚔10:00 @我的老大最可爱 
🚔11:00 @千载一时 
🍘12:00 @阿哥Ei 
🍘13:00 @尚归荑 
🚔14:00 @红酒渍 
🚔15:00 @大家儿童节快落!!! 
🍘16:00 @浪漫鬼. 
🍘17:00 @Oo_MILK  
🍘18:00 @ayo 
🍘19:00 @水果软糖 
🍘20:00 @奶茶爆甜 
🍘21:00 @青谷凉橘 
🚔22:00 @火烛Fire 
🍘23:00 @_Haylee_kkk 

当天,「苔苏玫瑰与丞年礼」tag中说不定会有惊喜掉落哦~

   
策划/陈果儿&青谷凉橘
文案/陈果儿&青谷凉橘
美工/青谷凉橘&@Origin 
(感谢@Prelude-0616X0802 站子的授权)

【昊欢/狄白】时节



最近新的侠考邀请了岳昊去主持。


临行前秦欢去送他,两个人手牵着手走了好长一段路,依依不舍,谁都不说要放手。


岳昊摸摸秦欢的头,又亲亲秦欢,流连忘返,耳语叮嘱:“等我回来。”


秦欢整理好岳昊的衣领,整理好佩剑。


都走出好长一段距离,岳昊回头还能看到他站在原地。






狄仁杰窝在家里两天了。


生性好动的白元芳十分看不惯。


“狄仁杰,黄焖鸭鸭推出新品种了!”
   

“你去打包吧。”狄仁杰翻了个身。


“狄仁杰!百烟坊烟斗打折啊!!”


“这个还没用坏啊……”狄仁杰望着屋顶发呆。


“狄仁杰你再不出门我就不是你的人了!”


白元芳被拽上床。被狄仁杰搂住。


“这事名侦探才有权决定。”






白洁成了雷轰的迷妹,整天跟在雷轰身后,连哥哥也不想要了。
 

她喜欢吃鸡腿,雷轰就从在自己千万个人格当中东找找西看看,扒拉出一个鸡腿人格。


小姑娘很开心。


雷轰看着她开心,自己也很开心。






岳昊不在,秦欢待的无聊。



他想练剑,但一不小心劈了玄环玉洞重新修好的门。
 

秦欢对这地方没有好印象,默默走掉了。



岳昊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岳昊不在的第二天,想他。

       

岳昊不在的第三天,想他。

       

岳昊不在的第四天,他回来了。

      

看到被破坏的门,他也只是摸摸秦欢的头,又摸摸秦欢的手。

      

“师弟,以后我陪你练。”

      

什么我都陪你做,只要你不走。

      

秦欢靠岳昊更近一点。

     
 

师兄一直对他好,不走。

    

       



京城下了大雪。

       

白元芳兴致勃勃地拉着狄仁杰在院子里堆雪人。

       

雷轰跟着白洁来侦探事务所玩。

       

其中一个人格活泼过头,白元芳的雪人毁于一旦。

       

白元芳发誓要打死雷轰。

       

白洁根本为了鸡腿鬼迷心窍连哥哥也不要。

       

三个人你追我赶,雪沾了满身。

       

“你给我站那儿看我不揍你啊!”白元芳气喘吁吁。

       

“哥你别追了我跑不动了。”白洁也气喘吁吁。

       

“你打我干嘛,也不是我干的啊。”雷轰摊手无辜。

       

雷轰在找破坏雪人的人格。

       

白洁和白元芳躺在雪地上。

       

狄仁杰在一旁吸着烟斗。

       

天真蓝,好舒服。

       

舒服的想睡觉。

       

白家人信誉高,说睡觉就睡觉,绝不醒着。

       

狄仁杰抱起白元芳,差点没抱住。

       

雷轰轻松背起白洁,鄙视地朝狄仁杰翻个白眼。

       

两个人一人一个。

      

背着心上人回家去。

      

雷轰希望路再长一点,和他的小姑娘再呆久一点。

      

狄仁杰恨不得床就在院子里。

      

白元芳你太重了根本不适合公主抱啊!

       

     
       

     

         

     



陈向熙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嘛。


连总跑过来求关注。


“小熊!今天是平安夜哦!”


“你在说什么,第一晚明明人死了女巫没救啊”


沉迷于狼人杀的陈先生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