绫绡绮

净化心灵,远离锦书

sunnee!不要再说自己没成功过了。

你是那么认真又努力的女孩子啊!

站上舞台,聚光灯已打好,

请前行吧,请一往无前。

以后要做甜蜜的梦呀!

森林木Vv:

各位老师辛苦啦!比个心❤祝我们小王子拥有属于他的玫瑰和糖果~ 

陈果儿:

苔苏玫瑰与丞年礼」终章

    
随着最后一首送予小王子的诗歌朗诵结束,成年礼也完美的落下帷幕。
本来含苞待放的苔苏玫瑰仿佛也听懂了来自精灵的号召,在此时纷纷绽放,露出自己独一无二的美和诱人迷醉的香。
十七岁的小王子即将变成回忆,十八岁的小王子在前方拿着永远芬芳的苔苏玫瑰,朝着我们暖暖的笑。

   
至此,感谢所有观看小王子成年礼的丞坤女孩儿,谢谢各位的支持💗
最最最要感谢送上每一份珍贵礼物的老师们,谢谢各位这么久以来的努力,真的辛苦了!

    
以下,是我们送给小王子的「礼物清单」:

    
     
   
0:00

「他在等待着邪神慢慢长大,恢复,而后再将自己重新献祭,来助他再次成为逐渐苏醒的古神众之首,再次登顶整个世界。」

——@銀魚罐頭 《深渊海

   
   
1:23

「于是他笑着靠进范丞丞的怀里,低下头还有点不好意思,“虽然现在不用戴在手上,只是拿着就好,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当着全世界的面亲自将戒指戴在你手上的。”」

——@淮 《Falling

  
   
2:20

「丞丞,你看我收集了这么多橙子味的棒棒糖,能不能换来一个真的你?」

——@森林木Vv 《绅士需要棒棒糖

   
    
3:52

「小医生没说话,捂着嘴笑得开心,外面的霓虹灯打在小医生脸上,感觉像个小精灵。范丞丞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摸小医生的头发。吓了他一跳。」

——@三十日诗人 《我的咪咕酱怎么了

   
    
4:00

「我从来都喜欢你,我在等你长大。」

——@绫绡绮 《年龄差

   
   
5:20

「这时外边的钟叮叮当当的敲响,也不知是谁的主意,有烟花升上了天空,变成了一个个美丽的图案。十二点了。」

——@陈果儿 《成年礼物

   
    
6:16

「“不会的,如果是太阳拐走月亮的话,星星是不会生气的。星星会想,这个月亮好幸运啊,可以被太阳给拐走。”」

——@凉苡年 《我范丞丞想拿驾照

   
    
07:12

「小孩像是被保护在象牙塔里的小天使,无忧无虑的长大了。」

——@爱福蔡蔡 《哥哥

   
   
08:02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大漠孤烟 《无意勾引

   
   
09:21

「蔡徐坤直到范丞丞去了机场也没说出口,关于他想永远记得他,才不要去了解什么狗屁洗纹身。」
——@芒果 《Play Me,I'm Yours

   
    
10:00

「今晚的星星和月亮都像你,雪不像你,雪要落到地上,你该呆在天上。」

——@守夜人 《a toi

    
   
11:00

「他那时候想,如果真的有一见钟情,德古拉就应该拐走单纯的玫瑰精灵,然后抢走他的玫瑰,又调皮的当成礼物送给他。」

——@青谷凉橘 《玫瑰人生

    
     
12:00

「是个很长的吻,冰淇淋都化了,流在手上,又失手掉到地上,黏腻腻的一摊。」

——@阿哥Ei 《您有事儿吗

   
   
13:14

「或许我也形容不上来,那是神仙坠入凡尘的味道,像是一块颜色清澈的美玉掉入布满灰尘的角落中一样,令人惋惜。」

——@尚归荑 《妖精,哪里跑?!

   
   
14:21

「他的声音兑了桂花蜂蜜,甜得和盛夏的水蜜桃一样,汁水颇丰。」

——@红酒渍 《海盐焦糖

   
   
15:10

「“我不喜欢哥哥总和别人在一起。”」

——@我劝你更新 《点到即止

   
    
16:06

「他哥现在身上的味道又变了,他这下形容不出了,于是只能说,那大概是爱情的味道了。」

——@浪漫鬼. 《味道

   
   
17:20

「暖橘色的床灯映的少年的面孔都带了几分柔软,看向他的小哥哥的眼睛宠溺地快要溢出来。」

——@Oo_MILK 《催稿进行时

   
   
18:16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会闻到对方身上莫名的味道,并对此记忆深刻,即使岁月流逝,渐渐模糊了当事人的面貌,气息会依旧如新。」

——@ayo 《那个人可是我哥哥

    
   
19:09

「“不然,把你送给我吧。”」

——@水果软糖 《十一点五十八

   
    
20:00

「范丞丞知道他同蔡徐坤的故事不会停歇。因为,他要拉着蔡徐坤的手走好多个百年。」

——@奶茶爆甜 《偏爱

   
   
21:00

「在这里,你是自由的。」

——@_Haylee_kkk 《范丞丞今天成年了

   
    
22:00

「天台上的风明明刮的很冷,但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却甜的发热,温暖了彼此这几个月来饱受历练的心。」

——@火烛Fire 《我好喜欢你

   
   
23:33

「“他这时什么都不想想了,只是扑过去紧紧抱住了他的小王子。”」

——@陈果儿 《摘枝玫瑰放在床头吧

   
To Be Continue...💗

   
文案/陈果儿
图/青谷凉橘

「丞年礼/4:00」年龄差

上一棒: @三十日诗人 💕

 

 

 

 

 

范丞丞不喜欢别人说他年纪小。

 

大家都知道这一点,也不会在他面前提。范丞丞虽然年龄不大,心智远比同龄人成熟,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他往往是照顾体贴的那一方。

 

唯一这样说过的人,是蔡徐坤。

 

然而范丞丞被说时根本毫无反应,抛弃了一切原则。

 

蔡徐坤就是他的原则。

 

 

 

 

 

范丞丞和蔡徐坤认识了十多年。

 

那时候范丞丞还小不会走路,被母亲抱在怀里熟睡,蔡徐坤对小孩子好奇,凑上去看,小孩子睡觉时还吐泡泡,有趣得很,蔡徐坤忍不住伸手去戳他的脸。

 

触感太好了,皮肤又滑又嫩,蔡徐坤突然有点移不开手。

 

范丞丞在一阵抚摸中醒来,张大嘴准备发起哭功,一个小哥哥正盯着他,即将到来的哭声就被收了回去。

 

小孩子是最能感觉谁喜欢自己的,得寸进尺地“咿咿呀呀”要蔡徐坤抱抱,蔡徐坤也只比他大两岁,得到允许后小心翼翼地抱起肉团子。

 

是的,范丞丞小时候胖乎乎的,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在范丞丞所有的记忆中,除了家人,没有比蔡徐坤更温暖的怀抱。

 

 

 

 

 

范丞丞对蔡徐坤的称呼永远是坤坤哥哥,没人那么叫过蔡徐坤,就是范丞丞一个人独有的,他心里得意,越发喊得殷勤。

 

蔡徐坤很努力,成绩优秀,一直是老师喜欢的学生。

 

爸爸妈妈总是提起他的坤坤哥哥,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一般这样的人都会被同龄人不高兴,但听在范丞丞的耳中全是欣喜。

 

他喜欢的,是这样优秀的人啊。

 

范丞丞没告诉任何人,他以蔡徐坤为榜样,努力想和他并肩。

 

 

 

 

 

蔡徐坤知晓过他秘密的心意。

 

是在他即将高二的那年夏天,蔡徐坤已经毕业,书和试卷一本也没丢,搬到范丞丞家里去,让他能在假期里提前预习。

 

家里大人暂时出了门,蔡徐坤有范丞丞家里的钥匙,怕打扰就没敲门。

 

屋里很安静,范丞丞似乎在卧室,蔡徐坤推开门的时候发现他正趴在桌上熟睡,怕他着凉,蔡徐坤打算找件衣服给他披上。

 

一片寂静中,范丞丞的梦话格外清晰。

 

“坤坤哥哥......”

 

他好像做了不好的梦,一下子被吓醒:“坤坤哥哥!”

 

蔡徐坤没来得及去深思,本能上前抱住范丞丞,手搭在背上有一片湿,看来范丞丞真的吓得不轻。

 

刚醒来的人思路都不清楚,被抱住的人拥抱的更紧,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蔡徐坤难以形容当下的情绪,他无从知道范丞丞做了什么样的噩梦,无意间却撞破了什么大秘密。

 

范丞丞对他有不一样的感情,蔡徐坤几乎可以认定。

 

蔡徐坤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扳过范丞丞的肩膀:“丞丞,你还太小。”

 

他没把话说太明白就快步走了出去,他知道范丞丞能懂他的意思,怕自己多停留一秒心软,留下范丞丞一个人待在房间。

 

人都走了很久,范丞丞才不甘心地自言自语。

 

“可是,我还没告白呢。”

 

 

 

 

 

假期很快过去,蔡徐坤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学校。

 

临行时范丞丞去送他,差点哭出来,蔡徐坤抱着他,“丞丞你怎么了?”

 

范丞丞声音闷闷的:“你学校好远......”

 

火车的时刻快要到点,范丞丞听到他在耳边说。

 

“我等你。”

 

 

 

 

 

蔡徐坤的学校太远,来往一趟真的很不方便。

 

范丞丞进入高二也是紧张期,他记着蔡徐坤说的等他的话,每天不到十二点不休息,留给他的资料都要被翻烂。

 

两人见面的机会锐减,范丞丞基本只能从母亲那里打听到一点消息。

 

一旦学习认真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快。

 

离高考还有一百天的时候,范丞丞接到了蔡徐坤的电话。

 

“坤坤哥哥!”他听到蔡徐坤的声音就很开心。

 

“紧张吗?”蔡徐坤问他。

 

他点点头,才想起蔡徐坤看不见,捏着电话线:“很紧张。”

 

“别怕,我在呢。”

 

一句话就让他心跳如擂鼓。

 

 

 

 

 

考完试不久就是范丞丞的生日。

 

他和朋友约着唱歌,切蛋糕庆祝他终于成为大人,但他心里想的那个人,此刻仍在千里之外,对此一无所知。

 

想到这一点,他的心情低落下来。

 

一旁的人提醒他:“丞丞,你的手机响了。”

 

他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急忙拿出手机,看到显现的熟悉的号码。

 

是他的坤坤哥哥。

 

“丞丞,生日快乐。”蔡徐坤停顿了一下,“出来收你的生日礼物好吗?”

 

范丞丞隐约猜到了什么,但当他真的看到蔡徐坤的时候,表情还是震惊。

 

 

 

 

 

 

 

他像从前那样跳进蔡徐坤怀里,蔡徐坤接住他。

 

“你怎么回来了?!”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快活。

 

人都在怀里了,不正是该述说心意吗?

 

“终于等到你长大了。”猝不及防的吻落在范丞丞唇上。

 

“以后一起做梦好吗?”

 

他发誓,坤坤哥哥说的是全世界最动听的情话。

 

 

 

 

 

我从来都喜欢你,我在等你长大。




下一棒: @陈果儿 💕

616怎么还不来?等不及了QAQ

森林木Vv:

来来来 丞年礼了解一哈!

陈果儿:

苔苏玫瑰与丞年礼
送给范丞丞十八岁的二十四份贺礼。

    
六月一个静谧的夜晚,王国里的小精灵还在忙碌,小信使转转悠悠来到您的窗户前,轻轻地敲了敲玻璃,从窗缝塞进一封邀请函,上头还别着一支灿烂动人的苔苏玫瑰。
打开一看,原来是要邀请您参加尊贵的小王子的成年礼呢。到了那一天,王国内的诗人和乐手都会纷纷赶来,一起谱写悦耳的篇章,只为给小王子送上一份属于他的礼物。
您是否愿意,在六月十六日那天随着这位送来苔苏玫瑰邀请函的小精灵,一起参加小王子成年礼的宴会?

   
我们总希望我们的小王子慢点长大,大人的世界那么乱,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
也幸好,小王子身边有株守护他的苔苏玫瑰。

    
六月十六,诚邀所有丞坤女孩和我们一起,享受一场关于“成年”的文字盛宴❤️。
在每一个特定的时间,由我们的太太老师们,送上一个“丞年礼”:

    
🚔0:00 @銀魚罐頭 
🚔1:00 @淮 
🍘2:00 @森林木Vv 
🍘3:00 @三十日诗人 
🍘4:00 @绫绡绮 
🚔5:00 @陈果儿 
🍘6:00 @凉苡年 
🚔7:00 @爱福蔡蔡 
🚔8:00 @大漠孤烟 
🚔9:00 @芒果 
🚔10:00 @我的老大最可爱 
🚔11:00 @千载一时 
🍘12:00 @阿哥Ei 
🍘13:00 @尚归荑 
🚔14:00 @红酒渍 
🚔15:00 @大家儿童节快落!!! 
🍘16:00 @浪漫鬼. 
🍘17:00 @Oo_MILK  
🍘18:00 @ayo 
🍘19:00 @水果软糖 
🍘20:00 @奶茶爆甜 
🍘21:00 @青谷凉橘 
🚔22:00 @火烛Fire 
🍘23:00 @_Haylee_kkk 

当天,「苔苏玫瑰与丞年礼」tag中说不定会有惊喜掉落哦~

   
策划/陈果儿&青谷凉橘
文案/陈果儿&青谷凉橘
美工/青谷凉橘&@Origin 
(感谢@Prelude-0616X0802 站子的授权)

【昊欢/狄白】时节



最近新的侠考邀请了岳昊去主持。


临行前秦欢去送他,两个人手牵着手走了好长一段路,依依不舍,谁都不说要放手。


岳昊摸摸秦欢的头,又亲亲秦欢,流连忘返,耳语叮嘱:“等我回来。”


秦欢整理好岳昊的衣领,整理好佩剑。


都走出好长一段距离,岳昊回头还能看到他站在原地。






狄仁杰窝在家里两天了。


生性好动的白元芳十分看不惯。


“狄仁杰,黄焖鸭鸭推出新品种了!”
   

“你去打包吧。”狄仁杰翻了个身。


“狄仁杰!百烟坊烟斗打折啊!!”


“这个还没用坏啊……”狄仁杰望着屋顶发呆。


“狄仁杰你再不出门我就不是你的人了!”


白元芳被拽上床。被狄仁杰搂住。


“这事名侦探才有权决定。”






白洁成了雷轰的迷妹,整天跟在雷轰身后,连哥哥也不想要了。
 

她喜欢吃鸡腿,雷轰就从在自己千万个人格当中东找找西看看,扒拉出一个鸡腿人格。


小姑娘很开心。


雷轰看着她开心,自己也很开心。






岳昊不在,秦欢待的无聊。



他想练剑,但一不小心劈了玄环玉洞重新修好的门。
 

秦欢对这地方没有好印象,默默走掉了。



岳昊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岳昊不在的第二天,想他。

       

岳昊不在的第三天,想他。

       

岳昊不在的第四天,他回来了。

      

看到被破坏的门,他也只是摸摸秦欢的头,又摸摸秦欢的手。

      

“师弟,以后我陪你练。”

      

什么我都陪你做,只要你不走。

      

秦欢靠岳昊更近一点。

     
 

师兄一直对他好,不走。

    

       



京城下了大雪。

       

白元芳兴致勃勃地拉着狄仁杰在院子里堆雪人。

       

雷轰跟着白洁来侦探事务所玩。

       

其中一个人格活泼过头,白元芳的雪人毁于一旦。

       

白元芳发誓要打死雷轰。

       

白洁根本为了鸡腿鬼迷心窍连哥哥也不要。

       

三个人你追我赶,雪沾了满身。

       

“你给我站那儿看我不揍你啊!”白元芳气喘吁吁。

       

“哥你别追了我跑不动了。”白洁也气喘吁吁。

       

“你打我干嘛,也不是我干的啊。”雷轰摊手无辜。

       

雷轰在找破坏雪人的人格。

       

白洁和白元芳躺在雪地上。

       

狄仁杰在一旁吸着烟斗。

       

天真蓝,好舒服。

       

舒服的想睡觉。

       

白家人信誉高,说睡觉就睡觉,绝不醒着。

       

狄仁杰抱起白元芳,差点没抱住。

       

雷轰轻松背起白洁,鄙视地朝狄仁杰翻个白眼。

       

两个人一人一个。

      

背着心上人回家去。

      

雷轰希望路再长一点,和他的小姑娘再呆久一点。

      

狄仁杰恨不得床就在院子里。

      

白元芳你太重了根本不适合公主抱啊!

       

     
       

     

         

     


即使晨翔解约了明杰还是会在看到mv里他出现的时候说miss you

以纶走了还是会在伟晋去内地的时候在他脖子上种草莓(?)

志伟还是会在看金钟奖的时候说那是我的队长宏正哥啊

虽然喜欢的时间不长,

虽然有离散,

好在他们仍旧把情谊铭刻于心。

没遇到以前,谁能知道自己是那么喜欢他们呢?

坚持任何时候都只喜欢露左脸的主唱大人,说出老夫老妻淡定从容;

立志要高贵端庄结果跳起女团舞绝不认输的团长大人,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某人的照顾;

看起来总是一脸严肃露出笑容就成为表情包、唱rap结果太快唱出“卧槽girl”的男孩子;

因为美貌无人能敌然而情商很高能照顾到每个人的高音担当,感情细腻到要把竹马扣在身边不让他担心任何事;

微笑能迷死人总是习惯性开车、一脸攻气却非常执着于撒娇的蜈蚣先生;

被人戏谑为在团里专门负责卖萌却胜负欲很强,长相和性格反差极大的飙车一族;

本来是冷面学霸后来性情大变彻底放飞自我化身女团舞担当的男孩子,可以精分到自己壁咚自己;

年龄最小、低音炮相当迷人,爱讲冷笑话,能把逼爸渴死的梗和加拿大学霸讲无数遍,然后两人笑成一团;

试图通过微博表白的方式诱拐团员、身高最高内心住着小公举,十分少女心的“城之内”;

笑点真的很低、一点形象也不顾,笑声非常三姑六婆,能在演唱会笑到地上去,然而才艺非常多的迷弟;

首秀就是脚背起身这样的舞蹈,然而连艺名也讲得十分奇怪的六行大人;

爱喝假酒坚称有属龙的女儿、为了接地气所以唱歌需要脱鞋的歌手。

…………

12个人,曾经经历过多少的努力,能在舞台上发光。

即使如今有离散。

以往一起的感情,不会轻易被推倒。

他们,一直在。



陈向熙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嘛。


连总跑过来求关注。


“小熊!今天是平安夜哦!”


“你在说什么,第一晚明明人死了女巫没救啊”


沉迷于狼人杀的陈先生这样说道。

我就看有没有人理我


反正尴尬也不是一两回了


但还是希望听到你们说一说



他没收到请柬,那个人给他打了电话。


“你来当伴郎好不好?”


他捧了凉水淋在脸上,努力使自己清醒,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就成了相反的回答。


“我一定去。”


不好。当然不好。


好在只是电话,还不用伪装笑容。


你说,我喜欢的人要结婚了我为什么要去祝福?


只想好好再看他一眼。


就一眼。






一杯酒,摇晃着散落的灯光。


他面前的杯子慢慢空掉很多,七零八落摆了一片,好在他从来也不是容易喝醉的人,但也足以让朋友耐心消耗殆尽。


“陈向熙,你这样有意思吗?”


然而他只是瘫坐在椅子上,“当然没意思。”


我只是没有坚持的理由了。





新娘很漂亮,笑起来眉眼弯弯,挽着连晨翔的手臂招呼宾客。


门口的风大的奇怪,吹的人眼睛生疼,陈向熙忍着不舒服大步走过去。


“你来了。”连晨翔倒是主动拥抱了他,拉近了距离,是另一个地步的越推越远。


陈向熙语气轻松:“恭喜你啊。”


他自认藏的滴水不漏,没留意连晨翔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


“谢谢你,小熊。”






还未到正式环节,摄像师招呼大家合影。


所有人站在一起,快门声按下后,相熟的朋友开玩笑:“晨翔,新娘这么漂亮,我们能不能亲她啊?”


他当然知道大家只是营造气氛,毫无担忧,“当然可以啊,不过要先亲我才……”


话音未落,有人已经付诸于行动,周围的人发出惊呼,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半搂着吻住。


是陈向熙。


两人贴的很近,脚步踉跄不断后退,踩过一片彩色气球。


触感太真实,连晨翔觉得四周的嘈杂在此刻消失,只看得到紧闭着眼的陈向熙。






他被一路推倒在空着的桌子上,酒杯餐盘因为两人的动作倒成一片,谁也没有去顾及。


陈向熙明显动了情,双手紧绷抓着他的衣领,在唇上辗转,夺取着每一寸空气。


一开始他明明想推开陈向熙,逐渐激烈的动作让他放弃了理智,五指舒展开轻抚着陈向熙的背。


“别离开我。”陈向熙说。






一旁的新娘率先反应过来,向着连晨翔的方向冲过来。


气氛紧张,他反手扣住陈向熙的十指,宽慰他安心。


新娘给了连晨翔一拳。


打在他肩头。


“哈哈!看来学长不需要我助攻了嘛!”






陈向熙疑惑的神情倒是让他心情大好。


“等了你那么久都不来告白……”


“我只能主动出击了。”